[USA]大病初愈的特朗普总统“拼尽全力捞票”

时间:2020-10-18 07:16:23   来源 网络   作者:网络

特朗普总统新冠康复之后,再次披挂上阵,前往关系到选战成败的几个关键州,在投票前20天,要进行一轮选战的冲刺。各项民调数据显示,特朗普已经无力回天了,拜登领先特朗普十几个百分点,甚至非常具有指标性的是,在一些摇摆州,拜登的支持率也领先于2016年希拉里的支持率,换句话说,如果民调数据是可信的,那么,拜登不会重蹈2016年希拉里的覆辙。2020年的大选越到最后阶段,越像2016年的“景观”,同样是一边倒的媒体舆论,同样是一边倒的民调数据,但是结果是否还是与2016年一样呢?“选战迷雾”如战争迷雾,著名的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提出了“战争迷雾”的说法,美国大选的烈度以及影响无异于一场战争,选战也并非在投票日的一决高下,而是持续近一年的持久战,投票日更像是一场大决战。在“选战迷雾”之下,民调只是一种参考,当然也具有自我预言实现的可能。2020年的大选依然是迷雾重重,极可能的是,投票日当天也未必会有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胜败分野。

特朗普感染新冠,但是很神奇的是接受了短短3日治疗,在白宫经过了一个星期康复之后,特朗普就宣布已经治愈了。他的医生康利给开了“路条”,换句话说,选民参加特朗普的集会活动不会有被特朗普传染的可能。特朗普自己也吹嘘说,自己感觉非常好,更重要的是,总统以身试药,试验了尚未经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的治疗方案,但是,特朗普的确是治愈了。治疗新冠的“特朗普套餐”是否具有科学性和推广性呢?客观来说,特朗普感染新冠并且快速治愈,提供了抗击新冠的新方案。如果新冠病毒长期存在,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案的价值与疫苗一样大,同样是将新冠“驯服”为常规流行病的利器。

新冠肺炎疫情是2020年大选中最大的变数和不确定性,疫情对美国造成了非常大的打击,已有超过21万人死于新冠,同时,美国经济陷入了“锁闭”之中,特朗普过去几年的经济成绩几乎是被一笔勾销。在选战胶着之际,特朗普意外感染新冠,更是增添了不确定因素。特朗普感染新冠也是迷雾之一,这一意外事件对选情有什么影响呢?从民调的数据来看,似乎并没有给特朗普赢得同情分,当然,“特朗普套餐”如果能够通过监管机构的批准,这一治疗方案可以得到推广,而特朗普也表态说,可以为新冠患者免费提供相关药物。如果“特朗普套餐”能够在选举之前推广,能不能抵消特朗普在疫情防控方面的一连串失误呢?在2016年支持特朗普但是现在不愿支持他的人中有超过60%是因为特朗普失败的疫情防控措施。也不排除在投票日之前,特朗普政府突然宣布免费为患者们提供总统亲身试验过的治疗方案和药物,这会不会成为2020年大选中的“十月惊奇”呢?

特朗普已经回到选战一线,但是包括《纽约时报》等“假新闻”媒体的白宫记者却不愿意与特朗普同行,白宫记者主要是各个媒体派出报道总统的记者,这些记者也希望能够伴随总统左右,观察和分析总统,但是,现在为什么记者们不愿意与特朗普共处于一个空间呢?因为白宫记者害怕被感染。自特朗普确诊新冠之后,白宫内部的疫情防控措施和态度备受质疑,白宫的高级官员与记者会面的时候并不愿意戴口罩,也没有保持足够的社交距离,在过去一段时间,至少有三名白宫记者确诊新冠,白宫记者协会呼吁白宫采取有效的防控措施,确保记者们的安全。

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特朗普很难借助传统媒体渠道进行发声和动员,事实上,即便是与这些“假新闻”媒体进行对骂,特朗普也可以从中得益,至少能够将自己的主张和建议传递出去,现在新冠病毒就像迷雾一样笼罩着白宫及特朗普。

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的战争其实是在两个不同的战场,双方都相信自己能够赢,尤其是拜登和民主党似乎已经胜券在握了。各种民调显示,拜登的赢面越来越大,他领先特朗普越来越多,问题就在于,民调只是一个参考,民调的样本可能存在比较大的问题,接受民调的人可能主要来自拜登的支持者,特朗普的支持者已经在民调的样本之外了。选战如同战争一样,充满着偶然性,2016年的大选就是典型的例子。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说,“战争是充满偶然性的领域。人类的任何活动都不像战争那样给偶然性这个不速之客留有这样广阔的活动天地,因为没有一种活动像战争这样从各方面和偶然性经常接触。偶然性会增加各种情况的不确实性,并扰乱事件的进程。”

2020年选战更大的迷雾就在于,这是两个几乎平行的战场。一个原因来自于美国政治极化,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红蓝的边界越来越硬,决定胜败的并不是争取多少中间选民,而是巩固自己的票仓,让自己的支持者出来投票,民主党呼吁邮寄选票,因为拜登的选票很多来自邮寄,特朗普则猛烈攻击邮寄选票,因为特朗普的支持者多半会选择现场投票。由此可能会出现一个尴尬的结果,投票日当晚的结果可能是特朗普赢,等邮寄选票统计结束之后,拜登赢。另外一个原因是特朗普的选举战场主要依靠社交媒体,特朗普在社交媒体的粉丝总量有1亿多,是拜登的十几倍,特朗普在猛烈地发推特,而拜登则相信民调,到底哪个是真实的,哪个又是幻象呢?社交媒体改变了政治动员的逻辑,从自上而下的纵向动员朝着横向的扁平化方向演变,这种结构性的调整也带来了一系列的震荡,即便美国这样具有强韧性的制度也出现了各种乱象。比如说,美国右翼民兵团体有可能持枪到投票站维持秩序,这样的场景并非不可能。

2020年的大选,对特朗普来说,输不起;对拜登来说,只有大胜或者输两个选项。怎样冲破战争的重重迷雾?克劳塞维茨说,“要想不断地战胜意外事件,必须具有两种特性:一是在这种茫茫的黑暗中仍能发出内在的微光以照亮真理的能力;二是跟随这种微光前进的勇气。前者在法语中被形象地称为眼力,后者就是果断。”

撰文:中国经营报 @孙兴杰

上一篇:[USA]先彻底断供,再部分恢复… 美国...

下一篇:[USA]“群体免疫”这招行不通?一名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