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教孩子练习不怕输,就是让输变好玩

如何教孩子练习不怕输,就是让输变好玩

医疗资讯网-妇科问诊

  导读:在我的桌上游戏亲职讲座上,我一定会问大家一个问题:为什么父母要陪小孩玩游戏?大家的回答大抵是:无聊啊! 杀时间啊! 亲子互动啊! 益智动脑啊! 学习啊! 等等。

width=550

如何教孩子练习不怕输,就是让输变好玩!

  会回答这些答案的人,通常是站在父母或老师的角度看待「游戏」这件事,忘记站在小孩的角度来看。想象一下自己还是小孩的时候,在玩游戏时,最想要获得的是什么?其实就是最简单的「开心」、「快乐」,就只是如此的单纯。

  然而,父母或老师,似乎都会想赋予游戏很多「任务」,想要小孩透过游戏学会很多的能力,不管是八大智能,或是品德、挫折忍受力,甚至是接受输的概念(Learning to Lose),当大人们这样想之后,游戏再也不单纯了,而这样一来,很多不愉快的事情就会开始发生。

  让「输」变好玩

  当你知道了玩桌游是为了「开心与快乐」,那怎么样才能让开心与快乐很容易出现呢?

  其实很简单! 游戏最后为何小孩会有情绪出现,是因为桌游总会有「胜负条件」,也就是所谓的「输赢」,只要「输」的这件事,在游戏过程中被淡化了,甚至是不见了,那玩的人就会一直沉浸在游戏的欢乐氛围中。

  那要怎么让输的这件事情被淡化呢? 其实也很简单!我很喜欢拿我儿子的这些照片来跟大家分享。 要分享这几张照片的故事前,要先说一小段我儿子小时候刚开始玩桌游时的小故事。

width=413

如何教孩子练习不怕输,就是让输变好玩!

  我儿子在3岁左右时,因为我跟太太的工作性质关系,我们俩都有空在家照顾小孩,我儿子也就一直到大班才去上幼儿园,在去幼儿园之前我们就有很多的时间可以陪伴小孩,那时候就去找了很多课程来上,幼儿律动、PG团共学课程,甚至全脑开发课程,也就这样开始接触到桌上游戏。

  那时候在玩桌游,我儿子是每输一次,就会哭一次的小孩,其实这也是一般小孩正常的反应。 但是到了6岁多(大班)的时候,他每输一次,就要被我画脸一次,看看照片中脸上下巴都是被我画的胡子,还有很多鼻毛,甚至是刀疤,他是输了才会被我画脸,照片中的他被我画了很多次,就代表他输了那么多次,那他为何还这么开心呢?

  许奶爸和孩子一起玩桌游时,约定输的人都要被画脸,孩子不再讨厌「输」的感觉。

  因画脸这动作对小孩来说是很有趣的,这样一来,游戏中的「输的情境」也变得「很有趣」了,所以,欢乐的氛围就会一直延续到最后,游戏自然会变得有趣! 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动作,把游戏中输的情况给淡化了。

  游戏中大人小孩是平等的

  不过,最重要的是,当我输的时候,我也要被小孩画脸! 因为大人被画脸的情境是很少见的,所以当大人愿意被画脸的时候,小孩的开心程度是可见一斑的。

  这虽然只是一个小动作,但是背后透露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当大人被画脸的那瞬间,同时也代表着在游戏中,大人与小孩的「地位」变「平等」了。 这时候,大人对小孩来说,只是一起玩游戏的「玩伴」而已。 这也是比较多的大人会联想到的角色。

  但是,其实不只是如此而已,当我看到德国诗人席勒的一句话时,我觉得在游戏中,大人跟小孩的角色可以更升华到一个层次。

  席勒曾经在《审美教育书简》中对人的意义说到:「只有当人是完全意义上的人时,他才游戏;只有当人游戏时,他才完全是人。 」

  所以,其实在游戏中,我对小孩来说,就只是一个人,一个纯粹的人,也是一个个体而已,我可以是爸爸,我也可以是玩伴,小孩要把我当成什么角色都可以,任凭小孩的想象。

  放下身段,开始建立好关系

  这样的感受是可以延伸到更深层的部分,也进而有了另一层的感受,这时候大人跟小孩都可以沉浸在游戏的世界中,也不会感受到任何的压力。

  这同时也是大人「放下身段」的展现。 身为父母的我们,经常听到亲职教养专家们提到,要父母放下身段,但是都没有很明确地讲到该怎么做,在游戏中,输了要被画脸,这就是一个很简单可以展现「大人放下身段」的方式!

  当大人愿意放下身段跟孩子们进行一场游戏的时候,就能够跟孩子一起享受游戏,如此一来,跟孩子之间很多好玩的事情也才可能发生! 这也正呼应皮亚杰的那句话:「新鲜事都是透过什么活动发生的呢? 答案是,游戏! 」

爱去舞

人体艺术

妇科学问

下篇:学生安全意识的重要性大考验,你是哪一

上篇:左撇子一般智商为多少 左撇子是天生还

首页 > 男女保健